以光为影,以梦为界

希望你不讨厌,这个幼稚但在努力的我。

开始

美丽大发好!

百合什么的是萌点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愿为这一刻死去。

黄前真的是这样想的,不掺半点犹豫。

少女的指尖在夏夜染上凉意,在唇上停留。

树林的蝉鸣,夜里的星空,远处的灯火,和她,白色的裙摆。

她的笑容灿若星辰,她的长发被风扬起,她的肌肤泛起月光。

离别曲悠扬空气里。

我愿为这一刻死去,毫不犹豫。



  所以,为什么是自己呢?

  是怎么样的喜欢?

  “这是,爱的告白哦。”

  开玩笑吧。

  “我喜欢黄前。”

  啊,真让人困扰。

  为什么觉得很困扰,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了呢。无法控制,不可停止地开心,从心里一层层溢出来,到她触碰过的唇,带着甜味。

  啊啊,快停下这种困扰吧。

  黄前把头埋进被子。


  我已经无法停止了哦。

  谁让,你是我的雪女呢。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hamster.platzen:

单纯地忘记在这边更...大图在→&

后面是第二张的【不完整】过程,

零届0rz:

弄了个比较简单明了的过程!比较初心向我觉得!没啥过多的技法

愿以你为光

今天被更新虐残了 上博客太太居然在补刀【人干事!?

  所以忍不住自己也写点

  由此可见不靠谱

  文渣

  ooc

  好奇心杀死猫系列

  HE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们说有bgm别人才看得下去 http://www.kuwo.cn/yinyue/284910/

 

 

  埃尔文曾对他说

  你和艾伦不在一片风景

  他是光芒亲睐的人,哪怕身处地狱信念同样坚定,而你,太脆弱,太胆怯,太犹豫

  这样说来好笑,堂堂调查兵团兵长,号称人类最强的利威尔,居然还不及一个新兵坚强?

  事实如此。利威尔自己也知道,他并非人们想象中那样无懈可击,相反,因为幼时的阴影,他的内心千疮百孔,比普通人更易慌乱,更易戳伤。

  只不过,他们还不及看到生涩的少年,就已经迎来了冷漠的最强。

  因为时光,会让他成熟。

  因为身体的强大,让他穿越无数生死别离

  所以他只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在这种生活里找到了最好方式。只是习惯而已,与坚强无关。但即使已经如此习惯,当利威尔看到佩特拉被抛下的尸体时,心依旧是,狠狠地被撕扯了一下。

  多么长久的陪伴,多么漫长的并肩,时间过去得无法察觉,利威尔甚至以为一生就会这样过去。

  可是顷刻间,他又变成了孤身一人。

  太快了,来得太快,所以他甚至没反应过来,只是不到三个小时的分开,

 

  从此,生死相隔

  

  说到底还是因为不到真正的成熟,所以还没找到能让自己完全不受伤的方式。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这种方式根本不存在。但起码,做到像埃尔文那样,

  相信自己所相信,坚持自己所坚持。

  但利威尔还是质疑了自己,因为艾伦。因为一份被视为禁忌的感情。

  什么时候呢,开始注意艾伦,注意他与三笠的举动,注意他睡着时眼下浅浅的乌青,他发呆时被发丝遮掩的耳廓,他敬礼时胸前的徽章。

  他开始害怕,有一日,他不得不去回收那枚徽章——一如佩特拉。然而这份感情却难以消磨,在生命里纠缠着不愿离去

  以至于被埃尔文发现

  “你和艾伦在一起很难。”那双被无数人称赞过的眼睛,大海的颜色,艾伦最想去看大海

  “他与你不同,他还太年轻。”

  是的,艾伦的生活哪怕艰难却不失希望,他的爱情会被众人祝福,他有心爱的人会昭告天下,他能为了恋人放弃一切甚至生命,他会做出荒唐不明智的决定。

  但利威尔不能,他害怕,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方式很久了,他已背负太多活人的希望和太多死人的夙愿。

  他无法回以艾伦同样的付出,更何况艾伦未必会喜欢这个粗暴的上司,他有愿为他付出一切的三笠。

  说到底这份感情无望而脆弱。

  稀奇的是埃尔文居然特地来找他说这事。

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“如果有天你需要杀掉艾伦。”

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看着最得意的战士走出门。埃尔文将头靠在窗边。

  像他们这样的人,感情总是多余的,不幸拥有了,也只能隐藏着,深埋着,待它一点点逝去,哪怕被这份渴望烧灼,也只能忍受。

  利威尔是这样,他也是。

  心里好像平白空了一块,灌着风,生生的疼。

  

  其实即使埃尔文不说,利威尔也知道该怎么做。只是事实被如此残忍地揭开,难免会触到伤口。

  利威尔回办公室时发现桌上摆了一封信。

  “致利威尔

         没有叫你兵长,有些不习惯呢,但我心里的确一直想这样称呼你。好吧,在你这么忙的时候还写信打扰,很抱歉,但请先别把它扔进垃圾桶里,毕竟我是纠结很久才决定下笔的。

  可能你觉得我啰啰嗦嗦很不耐烦,但没办法,我非常慌张所以一定要写多些让自己有勇气告诉你一切。

  非常抱歉

  利威尔,我喜欢你。

  之所以道歉是因为可能会对你造成困扰,但没办法,实际上我对你的感情已经快到”love“的级别,只是怕你觉得我轻浮。

  当然,现在我只有十六岁,你认为我幼稚也很正常,无视我也很正常,我是做了十足的心理准备来的。

  给你写这封信,单纯的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心情,或许你觉得你没有必要知道,但我想,有一天当你和别的女人结婚,生子,度过幸福快乐的一生,可是我这份恋慕你甚至不曾知晓,这份感情也没有过痕迹。

  那太可怕。

 我不愿意没有挣扎就被打败。

  你一定以为我只是小孩子,说的话不可信,事实上我的确没有让你相信的资格。不过没关系,你不用在意,时光总会证明一切的无论多久,这份感情不会改变,我喜欢你。

  只是想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

  只是希望在你回忆起一切时,我与我的爱慕能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艾伦”

   

    那个小鬼总是比自己勇敢太多。

  利威尔蹲下,捂住脸。

  他哭泣着,像悲伤的野兽。

  

 

  

  看到最后了很感谢【鞠躬

  

  

愿景①

 转世  15岁中二少年艾伦×35岁班主任利威尔

 脑洞太大已弃疗  

 文渣orz 这篇依旧着小学生文笔······

  逻辑已喂狗 不要期望看到正常的三观

  相信我是砂糖

 请确定达到兵长等级承受力再下拖

  ·····最后劝一句,我是来伤害同好的,别看了,我说真的TUT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 那是在利威尔不长的岁月里,艾伦最英俊的一次。

  仔细整理过的衣领,精心修剪了的发型  

   笔挺西服,手握戒指。

  只是表情太过青涩,忐忑的欣喜让他看起来还像个15岁的少年。

  哪怕如今他就要步入婚礼殿堂

  

  音乐声与鲜花中,利威尔缓步前进,漫长而铺满祝福的道路,所有人都在鼓掌。

  终于来到艾伦面前。

  利威尔把新娘——三笠的手,放在新郎手心。

  所有人都认为该由利威尔来完成新娘父亲的任务,毕竟他见证了这对新人,在食人地狱里所有的相爱。

  虽然这残忍至极。

  利威尔拍拍艾伦肩膀“今天很帅。”然后他短促地笑了。

  艾伦愣了一下,平常少有表情的兵长,笑起来居然温柔惊艳得让他心惊。

  婚礼照常进行。

 

  利威尔说的话,是真的,但笑,不是。

  一个糟糕的秘密,前任调查兵团兵长,人类英雄利威尔先生,他倾心于一个幼稚的小怪物,艾伦。

  这无疑是见不得光的。

 

  你是否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女士为妻,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,安慰她、尊重她、保护她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
  不论顺境或逆境,疾病或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她,爱她,照顾她,尊重她,接纳她,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

  我愿意

 

你是否愿意娶你面前的这位男士为夫,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,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保护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
  不论顺境或逆境,疾病或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他,爱他,照顾他,尊重他,接纳他,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

  我愿意

 

  交换戒指,彼此宣誓,然后在阳光里,在祝福里,在爱与歌声,风与花香里

  他们互相亲吻

  他们互相爱慕

  他们互相珍惜

  so beautiful

  

  利威尔全程微笑鼓掌,直到新郎新娘来敬酒。

  碰杯时利威尔指尖触到了艾伦手背,登时脸色一变,借口不太舒服,起身离开。

  利威尔一直捂着嘴,冲进厕所。

  恶心

  胃部在收缩,肠子仿佛被攥紧。

  呕吐,哪怕肚子里已经没有东西

  只是觉得恶心

  从生理到心理

  全部都在排斥艾伦。

  利威尔甚至吐到脸发麻,他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

  这样的反应不是故意,只是他无法克制

 

  他很高兴,艾伦和三笠能快乐,他只是浅浅淡淡地疼着,无关性命。

  这样的结果利威尔早就猜到。

  因为最开始,最开始的相遇,就注定了利威尔没有资格去爱,他的所有,全归人类,他的强大,他的思想,他的抉择,他的痛苦,全不属于他自己。

  但感情这种事,无可控制。

  一如当初无法克制自己爱上那男孩,现在他也无法克制自己对艾伦的反感。

  靠近与接触,都会让利威尔恶心。

  

  直到隔世,利威尔视线越过半个操场,看到艾伦,依旧会翻涌起曾经的排斥。

  开怀校区高中部在全国的闻名来源于它数学的强大,而它数学的强大,来源于有“鬼才”之名,执教九年的利威尔老师。

  没有人想到,这个在国外顶尖高校留学,曾拿到联合国offer的天才,会留在家乡当高中老师。

  原因,最离奇的说法是,开怀校区新校长兼利威尔好友的埃尔文对利威尔进行了热情的挽留

“你看我刚上任,学校最缺好数学老师,你专业又对口,【实际上利威尔学习的是金融】干脆留下来帮我,包吃包住我还能帮你暖床。”

  利威尔拿着联合国的offer,没怎么犹豫就决定留下来,以及,他拒绝了艾校长当晚热情的暖床服务。

  

  这已经不是巨人的世界了,没有恶魔,没有战争,没有死亡,阳光足以晃花利威尔的目光。

  韩吉是生物组长兼高一教导主任,三毛管理实验楼,奥路欧和佩特拉在上一届已保送······

  保留记忆的似乎只有自己。

  糟糕不过。

  因为前世留给自己的,除了个聪明过头的脑子,就只剩夜里做不完的噩梦。

  全都关于那个男孩。

 

 

  利威尔总是带最好的班,教最聪明的学生,他们中大多数考取世界一流名校而且以其数学才能惊艳世人。

  但这一次,当他翻开学生资料夹时,他愣住了。

  照片上的男孩,熟悉得刺痛眼睛。

  艾伦

  好久不见

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  

这点渣渣能看完非常感谢

 希望我的数学成绩好起来T T

 

时间煮雨

和之前的一起发,这是全文

文渣orz

取名无能用的歌名

因为七夕下雨了于是脑洞顿开

重度ooc

请确定达到兵长级别的承受力再看

BGM务必戳一下 不然很可能看不下去http://www.songtaste.com/song/2964833/

 

 

 

  雨天

  利威尔最讨厌的天气,艾伦却颇有些喜欢。

  讨厌的原因很简单,洁癖使然,利威尔只要想到在这潮湿的环境里,黑暗里的某处滋生着霉菌,虫子,就恶心得让他毛骨悚然,想要彻底清除干净。

  艾伦喜欢没什么理由,少年情怀吧。

  但每当雨天,他们就会停止训练,利威尔批改文件,艾伦守在一边。没事的时候他们会聊会天,就像现在一样。  

    闲聊着,内容毫无营养,事实上利威尔不知道该和15岁的少年说些什么,大多时候是艾伦一个人在叙述。   

  艾伦关窗户时故意留了些缝隙,风带着泥土的腥气,可以穿过窗帘来到身边。昏暗的下午,阴云密布,隐约雷鸣,利威尔不得不点起灯来看文件。

  烛火在摇曳,房间也在明暗交替中,艾伦对着窗外渐小的雨发呆,忽然他开口。

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心狠狠一跳,脑袋进入了短暂的空白,手里的笔没掌握好分寸,用力划破了纸张,黑色的墨水在笔尖不断渗出,如黑洞扩大般,利威尔有些恍神。

  其实,雨天如果没有那么潮湿闷热,利威尔大概也会喜欢。

  因为很浪漫,像现在的一切,雨声,湿润的风,阴暗的天空和烛光,两人轻声的对话。

  所以,被这气氛冲昏头脑,对着并不喜欢的人说出这句话,利威尔表示也能理解。于是他没有理会,翻页继续批改,还好,墨水没有渗到第二页。

  长久的沉默,然后不知道是谁,重新提起了话题,毫无意义的对话,继续着,仿佛那个插曲从未出现。

  

  然后是新的出墙调查,一次一次,伴随着巨大的牺牲,身边的人不断更新,已经不见熟悉的身影。

  佩特拉,三毛,让,萨沙······多么,巨大的牺牲,甚至韩吉也死去。

  利威尔听到这个消息,只想踹翻报信的新兵,开玩笑,那个奇形种也有失手被巨人吃掉的一天?

  他没有动,继续看文件,一如既往,因为根本不相信。

  但最后,他还是把那一沓看不懂的纸扔了,他跌跌撞撞来到实验室,所有人都沉默着,泪水浸湿了艾伦的衣领,但利威尔没有哭。

  韩吉死了,那还有谁去研究巨人,还有谁告诉我们奇怪的理论,还有谁一脸兴奋面对残酷的沙场。

  别开玩笑了。

  她死了我怎么办。

  这样肉麻的话利威尔从没对韩吉说过,但事实的确如此,虽然利威尔极力否认。

  如同心被狠狠撕扯下一块,剩下的血肉模糊,每次脉动都生生的疼,

  疼

  疼,利威尔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疼过,并非难过,只是觉得茫然地痛苦,血液都是生涩带着苦味。

  然而岁月不会因为韩吉的死亡而停止前进,她只是万千牺牲中的一星。

  未来总有替代她的人。

  艾伦越发的缠利威尔了,每日在花瓶里插上玫瑰,尝试新的茶叶,尽力打扫一切,在发现利威尔总是失眠后甚至睡到了同一张床上。

  对此很不耐烦,但如果拒绝,小鬼就会露出沉痛的表情说什么 韩吉小姐已经离开了 兵长你不能总沉浸在悲伤里什么的。

  烦不胜烦,利威尔还是妥协了。除了床拥挤点也没什么差。

  有时候利威尔会暗笑艾伦幼稚,思念不会因有所陪伴而停止,但不用担心。

  因为利威尔想到韩吉,也只会小小后悔有些话没对她说过。

  好吧,平时对你是有点凶,实在难以把你当成女人

  如果你不是老拿我身高取笑,我也不会总给你白眼

  ···你对我而言确实挺重要

   恩,还好吗

  

  事情过去一年多,艾伦还赖在利威尔房间,兵团里已经有些乱七八糟的谣言,每次和小鬼说,对方总是装聋作哑,兵长大人开始反问自己威信是否降低了,当初艾伦见到他都还会抖一下,哪像现在这样厚脸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 我喜欢你

 

  我喜欢你

  你可以用亲密的语气对朋友说,可以带着爱意对情人说,可以像是随意的玩笑,可以是数年来感情的沉淀。然而说得越多,分量便也就越轻。

  所以艾伦一直忍耐着,自十五岁那年起,他再没说过同样的话,行动更能证明一切,兵长总会了解,他这样相信着。

  现在,他已经十八岁了。

  艾伦还是搬出了利威尔的房间,原因沉重得让人不愿提起。

  出墙调查,这一次的危险前所未有。

  原本是阿明被巨人群抓住,艾伦脑子发热不听指挥就冲了上去,而三笠保护艾伦。

  阵形立刻被打乱,死伤惨重,阿明的尸体无处可寻,三笠重伤,讽刺的是,最激动的艾伦却安然无恙。

  他永远记得,被三笠从巨人手里救下,冰冷的草地,血雾里他看到三笠的身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落下,如此缓慢,他几乎可以看到手臂被扭断的痕迹,然后三笠狠狠掉在阿明的血泊里,溅起数朵血花。

  此时,利威尔因紧急情况呆在团长身边,因为战斗中埃尔文小腿骨折,必须要强力来护送,一路上遇到的巨人不比艾伦少,利威尔几乎杀得麻木,他实在无法想象,没有埃尔文了调查兵团要怎么办。

  有谁能去商会游说,能哄好那些贵族,能做出正确的决定,能想到他人未及,能明白这份责任的重大,自己没有这个能力,三笠?不,太年轻,阿明艾伦也尚且幼稚,韩吉三毛····早已经不在了。

  利威尔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埃尔文肩上的重量,甚至,他不能去死,在找到下一任接班人前,必须死挺。

  太可怕,是地狱。几乎全体负伤,活着回来的不到半数。

  死去的人没有墓地,调查兵团只能为他们立上十字架,而土壤下不会有尸体。

  公共墓园里,艾伦跪在十字架前痛哭失声。

  利威尔站在他身后,几乎能感受到这少年身体里汹涌的悲伤,叫人窒息。

  艾伦的身体蜷缩着,像是在忍耐痛苦,他全身发抖,哭声混杂着尖叫。

  利威尔走到他身边,艾伦渐渐抬起头,他抱住他爱慕之人的腰,脸埋在利威尔带着皂角香的白衬衫里。眼泪打湿了衣物,温热潮湿。

  利威尔却不做什么,他只是直直挺立,仿佛坚强稳定如巨松,让人信赖依靠。

  “兵长···巨人··对不起···对不起···我······阿明···三笠····陪我····”少年抽噎着说出不成句的词语。

  利威尔不说话,渐渐只剩下风声和微小的哭泣。

  最终,艾伦站起身来,一张脸哭得不成样子“利威尔,你会一直陪着我吧····”

  “反正我不会死在你前面。”随意的承诺,利威尔没有看艾伦的脸。

 

 

  三笠的右手和左脚粉碎性骨折,而且二次创伤非常严重,现在她生活自理都难,因为没有亲人,白天平时在兵团里是些女兵照顾她。

 到了晚上,就是艾伦守着。

  艾伦搬到了三笠房间,每天和兵长忙完,再回去照看三笠。

  一段时间下来,人都消瘦了些。

  一次夜里,利威尔和埃尔文讨论完下次的调查步骤,经过三笠房间,发现没关,犹豫一下,还是推门走 了进去。

  艾伦倒在床上睡觉,被子没盖好,眼下有着浅浅的黑色,眉毛皱着,像是在做噩梦。

  利威尔伸手抚摸艾伦眉角,实际上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,最后只是亲吻了一下艾伦额头,感情复杂得让人无法看清他的眼神。

  离开前,他去三笠房间看了一下。

  但利威尔没想到,推门而入,三笠就坐在床上,直直看着他。

  大晚上一双眼睛盯着你有些悚人,利威尔转身就想走。

  “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。”

  利威尔停住了。

  三笠继续说“利用阿明的死和艾伦对我的愧疚,让他一直呆在我身边,让他无暇关心其他事,哪怕他疲倦也要假装病痛让他照顾。”

  “即使,他喜欢的是你。”

  “但我就是要这样做,我要他一直陪我,要他眼里只有我,利用他最痛苦的事缠住他。”

  利威尔面对三笠,毫无疑问看到一张挑衅决绝的脸。

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那张脸的表情出现了裂口。

  “这些都是你该得的,或许还应给你更多。”利威尔的表情云淡风轻,仿佛在说再正常不过的事“毕竟你是这世上对他付出最多的人。”

  “即使当时我在场,我也不会为了艾伦破坏阵形去救他。”

  “因为,我比他重要的多。”

  是的,身居高位,责任便重,利威尔清楚地明白他该做什么,艾伦和埃尔文,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救埃尔文,哪怕是埃尔文与自己,也同样。

  与感情无关,这是职责。

  利威尔无法像三笠那样愿为艾伦付出一切,因为他的一切早已不属于他自己,所以他认为,艾伦对三笠怎样好,都是应该的。

  三笠难掩动摇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被她无数次嘲笑过的矮小的身体。

  很多人认为,三笠会是利威尔的接班人,但明眼人都知道,三笠幼稚,还差得太远。

  泪水反射着月光,在黑暗里格外明显。

  利威尔伸手想擦去,被三笠抓住手腕,然后,女孩慢慢地,把遍布老茧的手,搁在鼻梁上,捂住眼睛。不愿被人看到她的脆弱与挣扎。

  女孩纤长的睫毛划过手心,因为泪水,一片潮湿。

  “我只是想陪伴他而已。”女孩的声音哽咽着,从喉咙艰难发出“不用多,我只是不想再失去家人了。”

  爱上一匹野马,可我家没有草原

  “到现在,我已经无法保护他了。”

  “下次,还有谁去救他。”

  两人都明白,再没有人能在艾伦身后时刻提防了,三笠连走路都无法做到了。

 

  等到三笠伤口痊愈,可以独自生活时,她在墙内开了一家花店,生意不错,每日推着轮椅去买菜,卖花。

  艾伦总会偷偷去看看三笠过得怎么样,结果让人安心。

  “她比你坚强得多。”利威尔曾这样说。

 

   艾伦像是一夜长大了,严格遵守指挥,实战能力也在上升,每次从战场活着回来,他都会去三笠那买束花,插在利威尔桌上的花瓶里。

  转眼就是两年,艾伦已经二十岁,与巨人的战争也进入到了尾声。

  曙光初现,利威尔暗地里松了口气。

  然而,在最后,悲剧还是发生了。

  没人能解释为何艾伦的巨人化会突然暴走,他疯狂地虐杀着战友。

  “艾伦!”“艾伦!”哪怕是利威尔也无法唤醒他。

  利威尔像阿明一样,在艾伦背后刺下一刀,但不伤要害“艾伦!听到了吗!”

  艾伦反而像被激怒了一样想杀死他的兵长。

  “醒醒啊!记得我是谁吗!?”

  醒醒啊,艾伦

  已经没有人保护你了

  再这样我会杀了你的

  情况已经容不得利威尔犹豫,但团长没说话,他指挥着东面的士兵。

  不要这样信任我啊···

  我会下不了手

  我做不到啊

 

  利威尔想起韩吉离开时夜晚背后的温度,想起那件被打湿的衬衫,想起抚摸过的眉角,想起手心的温热。想起他做出的承诺。

  我做不到啊

  哪怕我的一切都已经不属于我

  

  他举起刀。

 

  哪一战后,利威尔再没拿过刀,而人类也终于赢了,他们发现了巨人的秘密,这些对于利威尔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三笠没有等到艾伦,她准备的玫瑰枯萎了。

  或许真的没有人知道,利威尔对艾伦抱有同样的情感,只不过他藏得滴水不漏。

  因为他是个糟糕的大人啊,他早就没有资格和艾伦谈恋爱了。

  可利威尔现在多想告诉那个小鬼

 

  我愿用你我相伴的时光,来换你十五岁的那场雨,我要在你之前,告诉你不同的话语

  我爱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能忍耐着看到这里非常感谢TUT

 第,第一次写be

 渣渣望指教

  

  

 

  

 

 

  

艾利 时间煮雨

文渣orz

取名无能用的歌名

因为七夕下雨了于是脑洞顿开

重度ooc

请确定达到兵长级别的承受力再看

BGM务必戳一下 不然很可能看不下去http://www.songtaste.com/song/2964833/

 

 

 

  雨天

  利威尔最讨厌的天气,艾伦却颇有些喜欢。

  讨厌的原因很简单,洁癖使然,利威尔只要想到在这潮湿的环境里,黑暗里的某处滋生着霉菌,虫子,就恶心得让他毛骨悚然,想要彻底清除干净。

  艾伦喜欢没什么理由,少年情怀吧。

  但每当雨天,他们就会停止训练,利威尔批改文件,艾伦守在一边。没事的时候他们会聊会天,就像现在一样。  

    闲聊着,内容毫无营养,事实上利威尔不知道该和15岁的少年说些什么,大多时候是艾伦一个人在叙述。   

  艾伦关窗户时故意留了些缝隙,风带着泥土的腥气,可以穿过窗帘来到身边。昏暗的下午,阴云密布,隐约雷鸣,利威尔不得不点起灯来看文件。

  烛火在摇曳,房间也在明暗交替中,艾伦对着窗外渐小的雨发呆,忽然他开口。

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心狠狠一跳,脑袋进入了短暂的空白,手里的笔没掌握好分寸,用力划破了纸张,黑色的墨水在笔尖不断渗出,如黑洞扩大般,利威尔有些恍神。

  其实,雨天如果没有那么潮湿闷热,利威尔大概也会喜欢。

  因为很浪漫,像现在的一切,雨声,湿润的风,阴暗的天空和烛光,两人轻声的对话。

  所以,被这气氛冲昏头脑,对着并不喜欢的人说出这句话,利威尔表示也能理解。于是他没有理会,翻页继续批改,还好,墨水没有渗到第二页。

  长久的沉默,然后不知道是谁,重新提起了话题,毫无意义的对话,继续着,仿佛那个插曲从未出现。

  

  然后是新的出墙调查,一次一次,伴随着巨大的牺牲,身边的人不断更新,已经不见熟悉的身影。

  佩特拉,三毛,让,萨沙······多么,巨大的牺牲,甚至韩吉也死去。

  利威尔听到这个消息,只想踹翻报信的新兵,开玩笑,那个奇形种也有失手被巨人吃掉的一天?

  他没有动,继续看文件,一如既往,因为根本不相信。

  但最后,他还是把那一沓看不懂的纸扔了,他跌跌撞撞来到实验室,所有人都沉默着,泪水浸湿了艾伦的衣领,但利威尔没有哭。

  韩吉死了,那还有谁去研究巨人,还有谁告诉我们奇怪的理论,还有谁一脸兴奋面对残酷的沙场。

  别开玩笑了。

  她死了我怎么办。

  这样肉麻的话利威尔从没对韩吉说过,但事实的确如此,虽然利威尔极力否认。

  如同心被狠狠撕扯下一块,剩下的血肉模糊,每次脉动都生生的疼,

  疼

  疼,利威尔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疼过,并非难过,只是觉得茫然地痛苦,血液都是生涩带着苦味。

  然而岁月不会因为韩吉的死亡而停止前进,她只是万千牺牲中的一星。

  未来总有替代她的人。

  艾伦越发的缠利威尔了,每日在花瓶里插上玫瑰,尝试新的茶叶,尽力打扫一切,在发现利威尔总是失眠后甚至睡到了同一张床上。

  对此很不耐烦,但如果拒绝,小鬼就会露出沉痛的表情说什么 韩吉小姐已经离开了 兵长你不能总沉浸在悲伤里什么的。

  烦不胜烦,利威尔还是妥协了。除了床拥挤点也没什么差。

  有时候利威尔会暗笑艾伦幼稚,思念不会因有所陪伴而停止,但不用担心。

  因为利威尔想到韩吉,也只会小小后悔有些话没对她说过。

  好吧,平时对你是有点凶,实在难以把你当成女人

  如果你不是老拿我身高取笑,我也不会总给你白眼

  ···你对我而言确实挺重要

   恩,还好吗

  

  事情过去一年多,艾伦还赖在利威尔房间,兵团里已经有些乱七八糟的谣言,每次和小鬼说,对方总是装聋作哑,兵长大人开始反问自己威信是否降低了,当初艾伦见到他都还会抖一下,哪像现在这样厚脸皮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暗恋你的方式

  原谅我打了艾利的标签,实际上是很多人分别暗恋兵长的段子

  文渣,而且ooc严重

  想到七夕突发的脑洞

  由此可见其不靠谱,我真的不建议你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 艾伦的情节

  每天清晨,利威尔的办公桌上都会有一朵玫瑰。

  新生,刚摘下的玫瑰,还带着露珠,漂亮得叫人心动。一如它所代表的的爱情。

  无论风雨,那朵娇嫩的爱情象征总是在利威尔之前,如期而至。

  利威尔曾问过是谁干的,无人回答,但所有人都知道。

  是那个总在兵长身边的少年,因为只有他的手指总是绑着胶带——那是玫瑰刺扎破的伤口。

  三笠的情节

  她终于找到借口和利威尔打一场,以报痛打艾伦的积怨。

  不愧为104期的首位,咄咄逼人的架势让有所保留的兵长相当勉强。

  但最后还是输了,毫无悬念,而且心服口服。

  看着一身灰尘瘫在地上的三笠,利威尔烦躁地“啧。”了一声

  “还好吗?”

  三笠冷哼,没有回答。这时利威尔忽然蹲下来,克制住自己洁癖,用已经脏了的领巾糊了三笠一脸。

  三笠当即反抗,但当她扯下领巾,兵长早已走远。

  许多年后,战争胜利,当人们翻开人类女英雄的抽屉。

  一个铁盒子很特别,把锁砸开,里面只有一条破旧的红围巾和张发白的领巾。

阿明的情节

  “利威尔兵长,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。”

  利威尔看着眼前金发的小鬼,略有诧异,有事不该去找韩吉?

  像是看懂了利威尔的意思,阿明忙解释“无关巨人,是我个人问题。”

  “说吧。”青春期的小鬼总是多事,跟那个艾伦一样。

  阿明犹豫了一下,最终鼓起勇气,像是作出了巨大的决定“请问兵长····喜欢,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利威尔愣了一下,话脱口而出“你喜欢谁?”

  阿明顿时满脸通红,心跳如战鼓,叫他克制不住地紧张“是,是一个相当强大的人。”

  三笠吗,这种感情的确有些麻烦。利威尔联想了一下其三角复杂的关系,拍拍阿明肩膀“总之,对你而言,喜欢就要先让自己成熟起来。” 

  阿明还想说什么,兵长就已经被其他人叫走。

  金发的少年低下头,看着自己手心,被拍过的肩膀隐隐发烫,像烧灼一般。

  是呢,要先让自己强大,像艾伦那样,才能得到你的注意。

团长的情节

  谁能想象人类最强也会有可爱的一面,而这些只有他最信任的团长才能了解,虽然新冒出的小巨人有些威胁。

  一如现在,利威尔像猫一样蜷缩在埃尔文的沙发上睡着了,身子看上去更加娇小,脸枕着手臂,黑发遮住额前,睫毛纤长却不卷翘,静静垂着,鼻翼轻动,失去了所有咄咄逼人的气势,这张娃娃脸看上去像个孩子。

  难得脆弱的一面,却意外的吸引人。

  只能给我看哦。埃尔文轻笑,眼里的宠溺将那人淹没。但这份已久的爱意是不能让人知晓,也不能直接开口。因为他们是整个兵团的榜样,只能在信任里止步不前,再走便是地狱。

  团长动作轻微,将毯子盖在利威尔身上。

  整理完仪容,临走,轻轻吻了一下利威尔被头发遮住的眉角。

  新兵再门口已等候多时,团长终于出来了,恍惚间,他看到兵长睡在沙发,样子····颇有些可爱。

  “啪!”关门声将新兵惊醒,团长笑着看他“走吧。”

  韩吉的情节

  作为利威尔最亲近的人,她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。

  韩吉决定给利威尔一点暗示。

  第二天,利威尔桌子上多了一盒巨人形饼干。然后他想也没想就扔了,里面的信也跟着不见天日。

  佩特拉的情节

  利威尔班唯一的女性,如果说她丑,那么全城有一半的女人都会去自杀。

  无论是长相,身高,实力,性格都与利威尔相当匹配,可是,兵长为什么就是不心动呢!!佩特拉愤恨捶桌。

  这次她特地托父亲捎来了一个发夹,那是舞会上贵妇小姐经常戴的,点缀着小朵艳丽的蔷薇,和她头发的颜色很搭。

  佩特拉对着镜子试了很多位置,终于在耳边别上,然后双手合十,祈祷兵长能够发觉。

  但事实上,利威尔看到发夹的第一反应,是皱了眉,然后伸手·····将它取下。

  “这东西不合适你。”这样冷淡地说着。

  佩特拉差点泪腺爆发,但还是忍耐着,趁人不注意把发夹狠狠扔在了花园。

  果然不该有这些心思·····没准兵长对自己印象反而差了····佩特拉叹口气,回了宿舍。

  而兵长叫舍友转交给她一个东西。

  是原来的发夹,不过蔷薇被扯下,换上了新鲜的雏菊,很难想象在这方面笨手笨脚的兵长,会将几朵小花编好,再重新粘上。

  “这个会合适你一些。”舍友重述了一遍利威尔的话。

  佩特拉小心接过,手指微微颤抖。

  雏菊的花语,纯洁,和平,希望,以及深藏心底的爱。

  “你说兵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。”舍友一脸奸笑八卦地问。

  佩特拉只是苦笑着摇头。

  这是货真价实的雏菊,不过几天就会枯萎。

  花语,兵长应该不知道。

 无名少女的情节 

  她是在人群中看见那个被人赞颂的英雄。

  一身军装,端坐马上,除了冷漠的表情,少女能给他打满分。

  她曾听同为调查兵的表哥说起利威尔兵长的事迹,那简直是个神话。他所在的地方,没有巨人敢放肆,强大如煞神,但对部下却出奇的温柔,万众景仰,这样说也不过分。

  表哥在兵团呆了两年,算是老人,虽然没有到利威尔班这样变态的实力,但乱战中保身还是勉强做得到。

  所以,当埃尔文团长带着一件染血的斗篷来到她家时,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,她的表哥,就这样离开了。

  据说是为了救新兵,总之一家人哭得稀里哗啦,团长后来说的什么,他们也都忘了。而利威尔,只是站在埃尔文身后,沉默着,仿佛与这黑色的悲伤融为一体。

  少女艰难走到兵长面前,一张秀气的脸被眼泪弄花,让人不忍看下去。

  “利威尔兵长····我哥为人类作出贡献了吧····你们会胜利的对吧,你会把巨人都一个不剩的杀掉吧!”最后几乎是尖叫着喊出来了,少女崩溃般地嚎啕大哭。

  良久,利威尔立正,用最标准的姿势,向少女敬了个礼,动作刚强有力,说出的话却轻柔得像是安慰

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入冬,广场中央摆了一颗愿望树,每个人都可以写愿望挂在树上,挂的越高,愿望就越可能实现。

  少女犹豫了很久,才把那句话写上。

  “我想嫁给利威尔先生。”

  但她把卡片挂在了树的最底下。

文渣的情节

  虽然不知道这份心情能坚持多久,虽然我们的距离不止一个银河,虽然我永远无法在人群里看见你。

  我所能做的只是偶尔写两篇关于你的渣渣,遇见你的coser大喊一句“兵长求艹哭!”,半夜看你的R18。

  但这是我暗恋你的方式。

  

 把这点渣渣看完了非常感谢TUT

 姑娘也可以留下你暗恋兵长的方式wwwww【谁理你】

 

  

  

 

 

  

艾利 pointsman

  现代paro

  ooc严重到逆天

  文渣,小学生文笔

  社会新人艾伦×交警利威尔 20岁×35岁 180cm×160cm

  姑娘点的文,应该是个萌梗,但我写砸了···

  所以,还是不要下拖了

  不要下拖了

  不要下拖了QAQ 快停住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这样还愿意看下去··TUT你是好人

 

  利威尔第七次见到了这一头乱毛的小鬼。事实上,没什么人想在利威尔工作时遇上他,原因简单,利威尔是个交警。

  但眼前叫艾伦·耶格尔的家伙,几乎打破了整个警局违规速度的记录。

  好像是前两个月才拿到的驾照,分到现在也被扣得相当凄惨,估计不久又要重考。

  “啧。”利威尔写着罚单,相当不耐烦“开得这么烂,不知道多练一下吗。”

  利威尔所在的路口不在要道,周围也没什么学校,就是高峰时有些拥挤,这家伙居然连连在此失手,很明显,这是技术问题。

  “啊啊,对不起,因为实在赶时间。”艾伦一边低头看手表一边偷瞄利威尔。再不快些他就要迟到了,作为一个职场新人,他可不想这么早被贴上“不准时”的标签。

  但利威尔没注意到,青年的手指微不可见地颤抖着。

  “行了,滚吧。”利威尔扯下罚单,递给艾伦。

  看着那辆白色福特歪歪扭扭开上路,利威尔的眉头一直紧皱。

  理论上说,女性在驾驶方面的适应能力比起男性会略低一些,但如果已经拿到驾照,每日开车上路,大概一个月也会习惯。而之前的小鬼显然不在理论之中。

  对此,利威尔只能用一个字来解释。

  蠢

 

  慌忙赶到公司,还好来得及打卡,艾伦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刚刚在办公桌前坐下,阿明从旁边探过头来“艾伦,今天违规被抓了吗?”

  提起这事,艾伦显得很丧气“又是那个交警,每次遇上他都会觉得手脚发软,开车开得乱七八糟。”可是利威尔在的路口又是必经之路,艾伦家也不好坐公交或者打的,只能每日硬着头皮上。

  “艾伦,不然我每天早上送你过来。”三笠忽然冒出。

  “不,不用麻烦。”艾伦神情立马严肃起来,郑重拒绝了他的青梅竹马,态度之坚决,隔壁的让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。

  艾伦今年20岁,初入社会,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,成绩不错,但就是偶尔会迟到。那辆白色福特是20岁父母给的生日礼物,否则以艾伦自己的经济实力,暂时买不起车。在遇见那个交警前,艾伦对此还是很得意的。

  现在,不得不说一下两人的初遇了。

  那天艾伦又一次起晚,匆忙中闯了红灯,被交警拦了下来,艾伦摇下车窗。

  “有交警在这还敢闯红灯,先生,昨晚上喝多了吗?”

  如果不是一身笔挺的警服,艾伦几乎以为这个一副娃娃脸的孩子在开玩笑,再说这个身高也不科学。

  艾伦小心的开口问“您是交警?”

  利威尔略带诧异,目光从罚单本转移到了青年脸上“你以为我站路中间是在玩?”

  “不不!”艾伦连连摆手,但还是忍不住好奇“那个···冒昧问一句,您成年了吗?”

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  艾伦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利威尔的眼神,想起时就算在阳光下之下都会背脊发凉,这绝壁挤到了他前二十年最恐怖表情的首位!而且真正的压迫是利威尔来自心灵的强烈俯视,这森森的冷酷王霸······

  以至于后来只要艾伦远远望见那抹娇小的身影,他就会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,开车违规。

  到现在艾伦趴在桌子上想起利威尔,心里都会带着一丝幽怨。

  只是好[zuo]奇[si]嘛,虽然神情很冷漠,但那张童颜真真无法多说,而且艾伦赌节操,那交警身高还不到他耳垂!一眼过去顶多是个大学生。

  不过虽然有心理阴影,但艾伦也无法否认,那个人即使每次态度恶劣,但其实还有些小可爱。一次艾伦看到利威尔因为炎热鼻尖挂着汗珠,他甚至差点手贱去擦掉。

  对方一定认为自己幼稚麻烦吧···啊··好糟糕的形象,难得的,艾伦发出了别有深意的叹息。

  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那人对自己的看法,艾伦觉得相当担忧。

  第二天,艾伦特意早起,在镜子前好好整理了下自己,嗯,看上去朝气勃勃的年轻人,不错,出门吧。

 虽然说还是违规被拦了下来,但利威尔却惊讶地发现这小鬼比起之前从容了许多,头发梳得很整齐,衣服像是好好选择过,也没有急着去公司的慌张,这样看起来还人模人样。

  大概有约会,利威尔想着,扯下了罚单。

  “再这样下去,你就等着重考驾照吧。”虽然这样说着,但利威尔的语气明显温和了一些,总算没有那种“小鬼烦死了”的眼神。

  “是的。”青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眼瞳的金色反射着阳光几乎把利威尔亮瞎,利威尔不禁反问,奇怪,我说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?

  这一天,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艾伦的好心情。

  于是同事们发现,这个新人开始注意起形象,每日都会衣冠整齐,从容来到公司,再不迟到。

  以其高昂的斗志与身周随身携带的粉红气场来看,他们得出一个结论,艾伦恋爱了。

  事实上,艾伦只是想给利威尔留下好印象,当然,他也做到了,现在他们甚至还会交谈几句无关罚单的话。

  这给了艾伦莫大的鼓舞,而闲暇时艾伦也会想着利威尔发呆。

  利威尔桑居然是35岁,该死,这个娃娃脸也太过分了吧。

  利威尔桑早上都不喜欢吃午餐,啊···那他有什么力气指挥啊,下次我带便当去好了。

  貌似利威尔桑今天对我笑了一下,但愿我没有看错,真是太可爱了!

  啧,那个一直跟利威尔桑说话的金发男是谁啊,利威尔桑!我违规了!快来叫我停车!

  不知不觉,青年艾伦的对于违规的关注点已经偏得远离人类范畴。

  随着两人的逐渐了解,艾伦也终于面对驾照吊销,需要重考的危机。

  利威尔总算松了一口气,他每天写罚单都写烦了。至于没有人再停下车对他傻笑各种搭讪····你以为他会在意吗?好吧,利威尔才不会承认有点空落落。

  当晚,利威尔被韩吉拜托,替她值夜班。可他要死不死地看到了那辆熟悉的白色福特。

  啧,驾照都没了还敢来开车,利威尔立刻拦住。

  利威尔敲了车窗很久,艾伦才慢慢摇下来,黑暗里看不太清脸。

 “利威尔桑?”刚参加完公司酒会的艾伦,含糊着开口,忽然又笑了起来“怎么可能,哈哈。”

   满身酒气,脸颊潮红,人不怎么清醒。

  驾照被吊销,还酒后驾车,这小子以后不想开车了吗?

  本应该呼叫本部把艾伦带回警局,但利威尔却犹豫了一下。

  麻烦死了。利威尔皱起眉头,却好像做了什么妥协。

  “仅此一次,小鬼!”

  第二日艾伦醒来,是在沙发,身上盖着毯子,对于利威尔那个洁癖来说,这已经是最大限度。

  艾伦抬头,看到餐桌上,利威尔一手拿着报纸,一手把三明治往嘴里送,衬衫的袖口被挽起来,露出了秀丽的手腕,宽松的家居裤勾勒出小腿漂亮的幅度,此刻的利威尔温和而引人注目。

  艾伦闻到空气中咖啡的香味,窗帘大开,阳光把他喜欢已久的人淹没。

  这大概是艾伦二十年来,见过最美的画面。

  在艾伦尚且无知的年龄里,拥有他所有爱慕的利威尔。美丽的,神秘的,冷漠的,却小小地可爱着,存在于他的脑海里。

  想要再去亲近,好想了解你,好想在你的记忆留下我的痕迹,如果你可以一直在我身旁····

  但一切都只是艾伦的意淫,吃完早餐就他被利威尔赶了出来。

  

  而艾伦经过一天一夜的沉思,他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。

  他又开车上路了,但这次他直接停在了路中央,利威尔的面前。

  深情款款看着利威尔已经变色的脸,他拿出一束玫瑰。

  “利威尔桑,请先不要赶我走,我只是希望你能了解我的心意。”艾伦眼中的爱意足以让女人尖叫。

  但后面的司机在骂娘,这造成了堵车,长龙已经排起,大家都不知道这个青年在和交警说些什么,反正他是挡路了。

  “不要认为这只是幼稚的举动,我已经很确定了,未来漫长的旅途,我只想要你陪伴。”

  “我们去世界每一个角落,我想和你一起看大海,和你在阳光里亲吻。”

  “我爱你,嫁给我吧。”说完,艾伦抱着玫瑰打开车门,刚想单膝跪地。

  却被利威尔一脚踹回了车里。

  嗯,是的,直接被踹到副驾驶的车窗上。

  和想象中的不大一样?艾伦勉强爬回主驾驶座,还想说什么,却已经被利威尔强大的气势震慑。

  “蠢货,给我立刻滚出这条街!”

  艾伦发誓,在他不长不短的二十年岁月里,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表情,比起两人初遇时,真真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然后

  堵车就结束了。

  但艾伦没有灰心,他实在是太喜欢利威尔了,反正日子还长,够他消磨。

  总有一天利威尔会答应他的。

  青年艾伦这样相信着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驾照一个周期只有12分,按艾伦的做法根本就不够扣,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诸多的bug···就不要在意了

  反正我是来伤害同好的,来打我啊!T T

  

  

  

 

 

  

  

 

  

给一年后的你

  一年后的你,应该在高中奋斗。

  我不知道你那时候还喜不喜欢兵长,毕竟你现在一心只想嫁给他

  理论上说,我该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。

  所以有时觉得自豪不已,有时也很厌恶你。大概每个人都是这样的。

  我一直相信你是强大的,虽然你经常没有恒心。

  我曾给你定下要求,每天写一篇文或日记,画一幅画,读一篇英语文章。

  如此以往,一年,两年,或许你也会成为个小有名气的太太。

  然而你总是做不到,拖延像是天性,我对这样的你烦躁不已。

  做到得你会成功,做不到你只是凡人,但或许平凡没有害处?

  虽然我希望你是闪光的,希望你引人注目。

  到现在你仍没有谈过一场恋爱,这样下去你就要变成“丧女”了,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希望你在高中和某个男生在一起,毕竟父母对你的期望很大。虽然你现在总是和他们吵架,吵着要兵长抱枕,把R18的小本藏在床底下,但你也知道,他们是这世界上唯一无条件爱着你的人 。

  你总会羡慕同学网上的基友,但实际上你并不擅长这样的交往,你还幼稚,尚不成熟。

  我希望你能给别人以鼓励,希望你能让他人微笑,这样的姑娘一定招人喜欢,到那时候你或许也可以正大光明地勾搭人,不用打上无数的害羞符号。

  我知道你有时总是莫名其妙地焦躁,这时候看看窗外吧,哪怕它可能不是晴朗无云,不要在意细节,你要明白你可以做的有多,世界在等待你,很没有人能阻挡你。

  可能你和朋友闹矛盾,与父母赌气,惹恼了老师,或许与全世界对立。先不要愤怒难过,冷静的姑娘是最美的,相信我,这只是青春期最简单不过的摩擦而已,五天?十天,不过一个月或许你就会忘记,人总是向前走,哪怕你和最喜欢的妹子绝交了,你也会遇见新的基友,至于父母,无论何时怎样,他们都会原谅你。

  你会收欢迎亦或被排挤?不要在意那些人的目光。

  你要坚信自己是莲花,而他们只是淤泥,只要你可以坚持,必能越过困难俯视他们。

  总之,

  我希望你一帆风顺,也想要你经历磨难

  无论如何不能放弃,不能灰心,不能绝望,因为是你来决定自己的快乐,

  我们可以度过美好的时光,也可以虚度光阴,但我希望你过得精彩,我希望你看到令你惊叹的事物,我希望你体会从未有过的感受,我希望你遇见具有不同观点的人,我希望你的一生能让自己过得自豪,如果你发现生活并非如此,我希望你有勇气重新来过。

  我爱你,亲爱的。